光速开坑,龟速摸鱼,主食伞修

【伞修】与共渊

黑道paro

有略暴力成分

尽量不ooc

前文戳这里:序章   chapter1

Chapter 2

刚进入嘉世,身为武力型人员,必须要每天完成一系列的训练任务,以此保证体质和身手不会下降。起初的一周,叶修每天都在训练场,食堂,住宿处这三处之间穿梭,尽管这样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枯燥的不行,但他自己觉得还好,总比以前要有意义得多。

论身手,叶修绝对担得起一线成员的名号,现在的他不过15岁,却有着和年龄不符的力气,反应和速度,再有他在测试中仅用一半的时长就杀死了所有人的变态成绩,令众人不得不服,所以基本没人妒忌他新人居上位之类的。

但总有人想试着挑战下这个新来的天才。于是又一天训练结束后,有几个人约叶修留下来打一场,结果最后还是全部被撂倒在地,痛的都爬不起来。

“后生可畏啊。”场边休息时,几人夸赞着叶修。

叶修只是友好的笑,然后灌了一大口矿泉水,起身准备去冲凉。

“我看能和叶修一战的,全嘉世只有小秋了。”

“对啊,我也想知道他俩到底谁更强。”

“……”

叶修听到这些,停住了脚步,转头问:“怎么不见他来训练?”

几人愣了下:“谁?”

“小……小秋。”这名字念着真尴尬。

“呃,他的训练时间段和我们的不同。”其中一人回答道,“小秋不只是武力型人员,还擅长科研,尤其是武器制造。所以白天他都在技术部那待着,到了晚上技术人员都下班了他才来这里训练。”

“哦,听起来很辛苦。”叶修说。

“还有哦,小秋毕竟带着个嘉世大少爷的头衔,所以…”“咳咳!别说了,老板不是告诉我们那都是谣言吗?”资历较老的那一位立即打断了他们的八卦。所有人最终一边起哄一边散了。

在考勤处签完到,叶修回到住宿处,发现有一份邮件寄了过来。里面是安排给叶修的任务。

任务内容大致如下:

城郊一处主产半导体的工业区是嘉世的一个盘口,而附近的山林后是一个村落,那里分布着大大小小十几个黑势力帮派。

这些帮派多年来动不动就发生械斗,经常牵连到嘉世盘口,也经常就算没事也要过来骚扰一番。盘口的总管用遍了方法镇压但没有任何效果,你来软的他就得寸进尺,来硬的就更加嚣张,直接带着家伙来门口挑衅。

所以这是叶修的任务一,彻底剿灭这些帮派。

另外,嘉世用手上的信息网查明了这些帮派的来历,发现这十几个散帮曾经属于同一个大帮派,以下称其为T帮。

T帮老大夏某,曾经是h市最富有的商人,被外界称为商业巨子。然而不幸的是正当壮年便被手下背叛并暗害,他死前留有一名继承人,名叫邱非。T帮出现动乱的那几年,邱非被一个夏家的忠仆带走,现在不知流落到了何处。

不过夏某生前的处事风格强烈,他的仆人也深受此影响。有人推断邱非很可能就在这个村子里,因为在他们看来,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敌人的眼皮底下。

叶修的任务二,就是找到邱非,并将他带回嘉世。

 

这才刚来一周,就给了这么个卖命的任务,叶修心想嘉世真是物尽其用。

看完全部,叶修发现最后一页纸上被用订书机钉了一张单子,上有技术部的标志,可以此为凭证到技术部去拿属于自己的武器。

于是第二天训练结束,叶修循着单子上的房号找到了一间科研室。

他推开门,唤了声“打扰了”,接着闻到了室内淡淡的机油味。室内仅有一人,此时正弯腰站在台前,操纵着激光切割一块细小的零件。

光看那瘦削的背影,叶修很快认出了这人是谁,苏沐秋。

激光声掩盖了一些叶修的声音,再加上苏沐秋注意力全在手中的操作上,后者压根就没听到,也没注意到有人进了房间。

叶修站在那里半天,也不好出声打扰,便带上门,在外面院里找了个地方坐下等。

 

等了近一个钟头,太阳早已落下,夜幕笼罩,院子里几只灯泡摇曳着,周围只有风吹树叶的声音和蟋蟀鸣叫。

叶修正犯困呢,身后终于传来开门的声音和那人的疑惑声:“你在这里干吗?”。叶修起身递给他凭证道:“来拿东西的。”说着揉了揉酸痛的后颈。

苏沐秋接过来大致扫了下,抬头瞅了叶修一眼:“还没吃饭吧?”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今天本来就没吃多少东西,训练强度又那么大,方才坐这里等的时候肚子已经叫了好几次了,现在身体还真有些乏力的感觉。

可是这个点,员工食堂恐怕早就关门了。

也许可以买些零食泡面对付下……不对,现在还是无薪的试用期,他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啊!!

苏沐秋看他一脸无奈,俊脸上闪过了憋笑的表情,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

电话接通后,那头传来清爽的女声。“小艾啊。”苏沐秋说:“怎么这么晚了还不送饭来?我快饿死了。”

“……”

“是吗?今天有蟹黄饺和野菜鸡蛋饼哦?”

“……”

“好的,那你快点啊,顺便……再带一人份来。”

苏沐秋挂断电话,转头若无其事的对在那愣着的叶修说:“要武器跟我来。”

 

来到一个储物间,里面大大小小的箱子盒子都有编号,有序的放在架子上。苏沐秋逐个数着编号,取下了个公文包一样大的盒子。拿到桌上打开,里面是一把短刀,全身漆黑,刻着简朴的图案。

“刀身全是碳合金做的,很难被磨花。刀刃这端就正常使用,刀背这里,靠近手柄的部分有一些倒刺,上面可以涂点毒液或者麻药什么的当做副作用。”苏沐秋拿在手里耍了几下,将它递给叶修:“你先试着用几天,有哪里不合手的话就来找我,我尽量解决。”

叶修拿着仔细端详,刀上映出的寒光掠过他的脸,满是惊艳的表情,他开口问道:“这是你制作的?”

“没错。”苏沐秋说。

“真厉害啊苏大少爷。”叶修笑道,“它有名字吗?”苏沐秋顿了下,所有的武器一直都是用编号来称呼的,他也没想过要给刀起名字。

但毫不掩饰的说,这刀一直是苏沐秋最喜爱的一把。起初他自己都没用过,却要就这样给了个新人,想想挺不爽的。

但叶修居然在问这刀的名字,可以说这个新人很幼稚吗?苏沐秋心底冷笑。

“断水,悬翦,掩日……却邪。”苏沐秋脑海里逐个搜索着历史上有名的武器,最后选定了一个,“就叫却邪吧。”

“好啊,挺拉风的,谢谢了。”叶修拿着刀凌空转了几下,感觉很轻盈,像甩一片羽毛一样。他没有问是哪个却哪个邪这种文盲问题,但他知道就是战国时期的那个却邪,因为自己以前就在自家老爷子的书房里翻阅史书看到过。

“不用谢。”苏沐秋一只手放在了叶修肩上,满脸微笑的说:“不过,这刀是我最得意的作品,我在它身上费了好几个月的功夫,如果你让它有什么三长两短,甚至丢失了的话……”肩上的手猛地用力,“我就弄死你。”

叶修也冲他笑:“知道啦。”

对苏大少爷耍的小脾气,他并没放在心上,倒是好感度上升不少。

 

这时苏沐秋又接到了电话,是送饭的小艾到了。

两人返回后,就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用餐。每人的量不多不少刚好管饱,还有一份例汤,汤里唯一的鸡腿被苏沐秋二话不说夹到了叶修碗里,动作熟练至极。

叶修没有矫情地夹回去,他很自然的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接下来几天,叶修都是手执却邪在室内单独练习,觉得武器没有任何问题后,便向上头申请了工作外出,只身前往郊区。

他用了一天时间摸清了整个村庄的路线和地理情况,中途干掉了几个跟踪他的图谋不轨的家伙,并在尸体上留下了战书。

夜色降临,一场大战在山后的秃田上展开,其中只有两个人战到了最后,分别是叶修和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孩,然而就在这个关头,小孩主动要求停战,威胁叶修道自己死了叶修是走不出这座山的。

叶修觉得有趣,便真的停了手,两人一路避开陷阱走到了山脚。小孩似乎是在这里受了很久的压迫,对家乡已毫无留恋,于是恳求叶修带他离开这里。

叶修想了想,问小孩愿不愿意跟他回嘉世。

“去嘉世,能做什么?”小孩苦笑。

“你很能打,嘉世就缺你这样的人才。”叶修说。

“那好啊。”小孩答应的飞快,牵住了叶修的手。

“不过你答应我一件事,到嘉世后,你得跟他们说你叫邱非。”叶修说。

小孩也答应了,名字是什么,他无所谓。

 

此次任务达成后,对公司有了贡献,叶修在嘉世的正式身份被成功激活,他个人也被允许进出许多高层聚会的场所。

每次参加宴会,陶轩都会带上苏沐秋和叶修,毕竟他们是嘉世战力的双核,交际方面的能力总要会一点的。

苏沐秋明显比叶修自这方面有经验,两人站在一起,无数人上前敬酒攀谈,一直在说话的明显是前者,该有的风度和幽默一点也不差,再加上出众的长相,很快得到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好印象,话题中心也渐渐往他这边转移。

看着人群中无比耀眼的苏沐秋,叶修真的怀疑那天差点爆粗口的苏沐秋,和几日前处处戏弄他,最后还是给了自己关照的苏沐秋到底是不是眼前这个处事圆滑的嘉世大少。

耳边的嘈杂声混着轻音乐,真的是有种催眠的作用,叶修困极了。

“哈哈,不知道蓝雨的黄少天和嘉世的叶秋先生相比,谁更胜一筹呢?”话题这就从蓝雨集团的新人跳到了叶修身上,不少人目光投向了叶修,他此时必须说点什么了。

叶修有点烦了,他脱口而出:“不知道,不熟。”

周围人顿时安静了,不知道说什么话好,气氛此时有些僵硬。

“哈哈哈…”清爽的笑声,一只胳膊搭在了叶修肩上:“他们两个都是新人,要比的话还早着呢,以后会有机会的。”笑的人是苏沐秋:“不过我相信,更厉害的是叶秋,你们看,光是嘴炮方面,叶秋说话就这么耿直,一句能顶黄少天十句。”

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哄笑起来,也没人去在意叶修的反应了。

苏沐秋为避免叶修被晾在一边,或者又来什么口无遮拦的话,他尽可能的带动一些轻松的话题让叶修参与进来,而且全程不是搂着叶修就是牵着手,来制造出嘉世双核亲密无间的外象。

过了一会,苏沐秋终于注意到叶修困得快睁不开眼了,便向众人礼貌地招呼了一声后,带叶修离开了现场,顺便叫上了嘉世的司机。

到了酒店停车场,司机帮他们把车门打开,就回宴会厅去了。

酒会还要一个多小时才结束,苏沐秋把叶修抬进车里,想想自己再回去也没什么事可做,索性陪着叶修混过这一个小时吧,他自己也挺累的。

初冬的夜晚,风特别冷,他们没有车钥匙只能任车门开着,不一会,叶修就被冻醒了,苏沐秋听到他打喷嚏,脱下外衣扔到了他身上。

“这样你不冷啊?”叶修问。

“还好。”苏沐秋低头玩手机。

结果又一阵狂风刮过,苏沐秋被吹得打了个寒战。

“苏大少爷,你没看见这里有毯子吗?”叶修从车后备扯出一条毛毯,盖在自己身上,把外套还给了苏沐秋。

“把前两个字去掉,你知不知道这样叫我很没礼貌?”苏沐秋说。

“好嘞,少爷,你要不要过来一点?这个毯子盖两个人还是足够的。”叶修瞬间改口,苏沐秋见他把毯子掀起了一半在示意自己,也没再推让,便坐过去了。

 

继续玩着手机上的小游戏,叶修这货此时却探头过来,时不时地对自己的操作指手画脚,仿佛自己是这游戏的行家一样。来回几次苏沐秋被气得玩不下去了,关掉手机厉声对叶修说:“我是你上级!说话这么没大没小?”

“上级的失误,下属也有资格指出的啊。”叶修单手枕头,笑嘻嘻的说,“少爷不会连这点度量都没有吧?”

苏沐秋不说话了,而是静静地看着叶修。

叶修也是第一次被对方如此近的注视着,夜色中苏沐秋的表情不是很清楚,但他脸部映着些许灯光,轮廓依旧完美无缺,叶修又一次怔了神。

一会后,他听到苏沐秋淡淡的开口:“你一直是这么任性吗?”

没等叶修回答,苏沐秋继续问道:“你这个性子,在角斗场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两个问题,叶修后来思考了好几天。

离家出走,四处漂泊,后来被抓进角斗场,自己一直是处处小心防备,受到羞辱和挑衅都是忍气吞声过去,更别说言行有不堪的地方了。

为什么到了嘉世就变了呢?

叶修回想起进入嘉世的这几个月,每当在大型社交场合自己说错话的时候,都有人站在身边,将尴尬的气氛化解了,渐渐地,他把对方当成了依靠,说话开始耿直起来,因为他知道那个人总会为他处理好一切的,至于自己,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那个人也拿自己没办法嘛……

 

然而就在此时,“那个人”猛地的钳住叶修的手腕,粗鲁地把他压在了在坐垫上。

 

苏沐秋此时的音调完全不似平时,低音冰冷无比:“我不管你这股野性是在哪里惯出来的,在嘉世,你给我认清自己的身份,也认清跟你说话的人的身份!”

叶修感觉自己被一股不可抗的威压笼罩了,他用了几秒才说服自己面前这个人真的是自己认识的苏沐秋,手上挣扎了下,却被掐的更紧了。对方冷笑:“还想反抗?是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另一只手扳住了叶修的下巴,强迫他和自己对视:“连谈话要正视主人都不知道,本少可不喜欢没家教的下属!”

苏沐秋低头,凑到叶修耳边吐气道:“没关系的,没人教你的话,我来教;一天教不会的话,就两天,三天……以后我们就是搭档了,日子还长着呢,慢慢来。直到把你这野猫的性子掰正过来为止。”

……

那个夜晚,叶修每想起来都要害怕好久,但他怕的不是苏沐秋,而是当时自己的反应。

向来喜欢无拘无束,本质性格狂傲不驯的自己,在当时被对方身心双重压制的情况下,内心感到的居然不是厌恶,而是羞愤。

他甚至都能想起当时自己如擂的心跳……这说明什么?自己非但没在厌恶,还在享受这种被支配的感觉,他这是怎么了?

叶修没有想到,苏沐秋的真实面,自己看到的只是一角而已,而他自己,到底还是迈出了深陷其中的第一步。

 


TBC.


评论(4)
热度(30)
 

© The rain swept over | Powered by LOFTER